也是鐵錚錚的事實舞蹈

《清》書中一篇附錄的標題寫的是〈赤山地方的平埔族〉,舞蹈白紙黑字的記載讓潘謙銘不得不正視自己可能擁有「平埔」血緣的事實。日後,他向姑婆問起家族遷移歷程,「內埔老埤、杜君英庄,」姑婆突然放低音量說:「⋯⋯咱就『番仔』。」日治時期家族戶籍謄本中的「熟」字註記,也是鐵錚錚的事實。
潘謙銘坦言,「當時心境難以回轉,30幾年來沾沾自喜是優秀的漢人,一夕之間變成了自己口中的『細姨仔囝』。」「優秀」兩字對應的是身分認同後,沉重的自省和頓悟。潘謙銘正視過往的倨傲,他想做些什麼化解社會對平埔族群的刻板印象和歧視,同時回過頭來認識母文化。
「我開始找耆老,越老的我越找。」潘謙銘一面田野調查,一面對應古書,才發現日治時期的人類學家早已對屏東平埔族下過功夫研究。
馬卡道(Makatao)族名最早是在日治時期由人類學家伊能嘉矩定名,屬於平埔族群一支,200多年前馬卡道未大舉遷移前,由高屏溪、東港溪、林邊溪孕育而成的屏東平原,曾經是他們安居的樂土舞蹈。

Posted in 街舞, 騷莎舞 | Leave a comment

媽媽那邊有荷蘭血統舞蹈

舞蹈沿山公路途經的屏東萬巒鄉位於北大武山腳下,鄉境內座落東邊的是排灣部落、西側是客家村、東南邊則是閩南村。近山鄰近的加匏朗、赤山、萬金等村,在1935年日治時期人口統計中,有近2,000位「熟番」。60歲的潘謙銘住在以聖誕季聞名的萬金聖母聖殿天主堂附近,是虔誠的天主教徒,操著一口流利的閩南話。35歲以前,有人因他深邃的臉孔問:「是原住民嗎?」他回答:「媽媽那邊有荷蘭血統。」
活了30年,發現難以接受的事實⋯⋯

潘謙銘成長階段多隨父親的工作在高雄移動生活,近30歲才回到萬金村,之後擔任天主教堂神父秘書一職。(攝影╱林聰勝)
1992年,因尋找教會文獻資料,在圖書館翻閱一本戴炎輝撰寫的《清代台灣之鄉治》。在這本37 年前出版的著作中,他看見許多熟識的鄉里人事物,但談論的內容卻是他未曾知曉的,感到既困惑又訝異舞蹈。

Posted in 肚皮舞, 舞蹈教學 | Leave a comment

語言文化也因此流失得格外嚴重舞蹈

婆娑之島上舞蹈,西拉雅等平埔原住民400年來面對外來政權總是首當其衝,並隨著政權流轉,發展出異於原民十六族的夾縫求生之道,造就他們總是處於「之間」(between)的尷尬處境,語言文化也因此流失得格外嚴重。
但西拉雅人未曾離去,一直都在。在各方力量的灌注下,他們試著一點一滴撿回自己的母語,今日他們已經走到這裡。他們說,只要有一口氣在,還會繼續走下去。
不論在新政府「尊重平埔族群的自我認同、承認身分的原則下」結果如何,西拉雅的文化復興運動必須持續前進下去。

有「沿山公路」之稱的185縣道,北起屏東縣高樹鄉大津,南至枋寮鄉,全長近70公里。從起點驅車南下,沿路蓊鬱叢林,偶爾可見的鳳梨田增添熱帶風情,這條路段經常出現在媒體的旅遊版面而為人所知,不過沿山公路更具歷史意義的是見證了屏東馬卡道族的遷移舞蹈。

Posted in 爵士舞, 肚皮舞 | Leave a comment

舞蹈平埔族能得到正名嗎

9月30日,平埔族能得到正名嗎?
今年8月1日,舞蹈蔡英文總統在向原民道歉文中提到,「在尊重平埔族群的自我認同、承認身分的原則下,我們將會在9月30日之前,檢討相關法規,讓平埔族身分得到應有的權利和地位。」隨著日期逼近,西拉雅等平埔族人都睜大眼睛,看小英政府屆時會端出什麼菜。
正名的重要,對西拉雅人而言不但具政治、社會、文化意義,也意味著資源挹注。正因為台南縣政府在2005年承認西拉雅為「縣定原住民」,並在縣府設立「西拉雅原住民事務委員會」,還有縣市合併後,台南市府相關資源導入,母語教學才順利進入學校。
萬益嘉強調,除了滿腔熱誠,文化復振需要資金、資源的投入才能繼續並擴大規模,做得更長久舞蹈。

Posted in 佛朗明哥, 其他舞蹈 | Leave a comment

信仰是凝聚他們情感的核心舞蹈

採訪萬淑娟的前一天晚上舞蹈,盈綠和盈穗正重溫十多年前的詩班錄音CD,鬧著當時擔任鋼琴伴奏的母親來PK鋼琴。雙眼老花、手指遲鈍的萬淑娟不甘示弱地回覆,給她3個月時間練習,再來較力。
「他們昨天在跟我開玩笑的時候,可以感受到他們內心對我其實有一點點的心疼。」萬淑娟霎時眼眶一紅,「我發現其實整個家庭是非常親愛的家庭⋯⋯他們也知道我現在手已經握起來變成拳頭了,只能用拳頭去對抗對平埔族比較不公義的體制。」
第一代萬正雄著力在平埔族正名,第二代、第三代則於部落文化重建上不遺餘力,音樂跟信仰是凝聚他們情感的核心,從老到小在西拉雅運動上攜手同行。
萬家三代持續傳承西拉雅語文復興運動舞蹈,右起萬正雄、孫女萬盈穗、萬盈綠。(攝影/余志偉)

Posted in 交際舞, 佛拉明哥 | Leave a comment

讓世界各地來臺的遊客享受更高品質餐廳餐具

長久以來餐廳餐具,臺灣的陸客政策一直無法突破以「衝量」取勝的思維,尤其在現階段經濟停滯的臺灣,開放大量、更大量的陸客政策被視為解救經濟的萬靈丹。
而在澳洲的觀光現場卻讓我得到了不同的論證,「衝量」的思維無法永續長遠,因為下一年若沒有衝到更高的量,整個體制就會面臨危機,所以我們應該要思考以「深化品質」的角度出發,讓世界各地來臺的遊客享受更高品質,強化重遊臺灣的意願,臺灣本地人民也可以擁有更高生活品質,如此才是永續經營之道。
雖然有不少臺灣業者對於陸客來臺人數減少苦不堪言,但這或許也算是轉型過程的必要陣痛期。

三、海洋民族的開曠格局 VS. 島國思維的封閉限縮餐廳餐具:
澳洲不管在任何鄉鎮城市,都能看到不少的外國人,不論歐美人、中國人、臺灣人、韓國人、印度人、越南人等,尤其在大都市更是明顯,可以說澳洲是個多元族群的大熔爐,從過去到現今,都持續有不同國家的人選擇移居到澳洲生活。

Posted in 街舞, 騷莎舞 | Leave a comment

陸客來臺人數的日趨攀升餐廳餐具

但我們明白真正的現實情況是餐廳餐具:
陸客來臺人數的日趨攀升,已實質影響臺灣人的生活品質及商業模式,陸資在臺灣操作的「一條龍」經營模式,臺灣業者能從中賺取的利潤非常微薄,故而在不斷競爭的降低成本壓力下,陸客得到的也只是低價卻沒有旅遊品質的行程。

近看可觀的「高量」效益,對臺灣人民及陸客都談不上「品質」,臺灣業者雖然利益有限卻也不得不被迫妥協,最大的得利者永遠是陸資企業,所以陸客政策上的「衝量」並非長久之計。
這 17 天的公路旅行,走訪了許多澳洲著名景點,澳洲地廣人稀,理論上可以大幅「衝團客、拚觀光」,但一路上卻幾乎看不到大量的遊覽車佔據各大觀光景點。更明確地說,要在停車場看到遊覽車都算是難得的事。這些著名景點的觀光客,主要都是為數不少的「自由行」人潮,這些旅客消費相對高,更不會影響澳洲旅遊的高品質餐廳餐具。

Posted in 肚皮舞, 舞蹈教學 | Leave a comment

許多業者苦不堪言餐廳餐具

而這些額外創造出來的產值餐廳餐具,政府可以運用來營造更好的產業環境及就業機會給臺灣本國人,讓經濟發展得以再提昇,並且擴大內需市場。
過去中國在清代中晚期時,有許多華工到世界各地尋求更好的工作發展機會,尤其美國對當時的中國人而言被稱為「金山」,即便多數去了是被壓榨或客死異鄉,但華工出走的人數依舊不少,這也為美國建國初期的拓荒墾殖帶來極大助益。
臺灣現今財政負擔極為龐大,軍公教勞的年金制度隨時面臨破產,若是用運用這樣的思惟來強化政府的財政及經濟體質,也不失為一種方法。

二、打破以「量」取勝的陸客政策思維,發展觀光產值的「質」化:
自從開放陸客來臺政策以來,陸客人數不斷衝上新高,許多產業亦依靠陸客來臺的商機謀生,然而臺灣自從 2016 年政黨輪替以來,因為部分政治因素而導致陸客來臺人數驟減,許多業者苦不堪言餐廳餐具。

Posted in 爵士舞, 肚皮舞 | Leave a comment

表面看起來似乎合理餐廳餐具

澳洲運用不同形式開放外國人力來為他們創造經濟產值餐廳餐具,同樣的情形對照到臺灣,例如開放外籍勞工來臺(藍領階級)的政策而言,開放比例若是太多了,民間就會出現「外人瓜分臺灣就業市場」的聲音;若是討論如何吸引外國高階人才(白領階級)來臺的政策時,民間更會出現「臺灣不重視在地人才的培育,限縮本地人才的發展舞臺」等批評。

但我們清楚真正的現實狀況:
即便不開放外籍勞工(藍領階級)來臺,臺灣本地人民願意投入的人數還是很有限,因為會嫌太過辛苦;即便不吸引外國高階人才(白領階級)來臺,臺灣本地的高階人才也不見得會留在臺灣,甚至出走比例逐年提高。
「外人瓜分台灣資源」這種鄉愿式的意見,表面看起來似乎合理,但卻沒有真正思考過,臺灣若有適當的政策配套,外國人力或人才來填補缺口時,政府負擔他們的國民成本,亦即財政負擔甚至不增反減餐廳餐具。

Posted in 佛朗明哥, 其他舞蹈 | Leave a comment

甚至是不受保障的黑工餐廳餐具

這背後產生的幾個議題餐廳餐具,個人認為非常值得臺灣思考。

一、短期移工為澳洲創造再多的經濟產值,澳洲政府負擔的國民成本仍低:
上面提到的「潛藏人口」不論增加再多,他們都不是澳州的國民,所以創造更多經濟產值的同時,澳洲政府需要負擔他們的國民成本(例如像臺灣的勞保、健保、年金制度等福利)都遠較國民低。
但這些潛藏人口在澳洲的收入所得,部分還要拿來繳交高額的稅金給澳洲政府;而且這些打工度假的潛藏人口,從事工作以勞動性質(例如農場、屠宰廠等)居多,甚至是不受保障的黑工,這些工作亦是部分澳洲人不願意投入的工作,所打工度假正好平衡了澳洲勞動市場的分配,故而站在澳洲政府的立場來看,怎麼看都是大贏家餐廳餐具。

Posted in 交際舞, 佛拉明哥 | Leave a comment